NEWS

                        心靈交織臨床應用(下)

陳明麗 牧師
和信致癌中心醫院



  序:「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彌迦書7:8
  
  例四:40歲女性,末期病人,肺癌、喘、瘦。主要照顧者:丈夫。民間信仰。自從遷入安寧病房,氣喘日夜氧氣供給,但夜間哼唉不停。影響他床病人及家屬睡眠,每天醫師調整她止痛、緩解、喘息的藥物。三、四天過去了,她仍然沒停止哼唉。
中午團隊會議護理人員將此個案提出討論。醫師說:「一般有疼痛的病人,經過二、三天藥物調整,應該見效減緩或不痛了。可是這病人應該是”total pain”身心受創,十分艱苦中。牧師,拜託您去了解她內心的難題吧!」
接下這艱鉅的任務後,我下午走入病房,請在照顧陪伴她的先生到大廳歇息,我要與病人私下交談,先生很高興地離開了。我坐在床邊椅子上:「¡¡姊妹,我是院牧,您方便將內心的難過透露給我聽聽,好讓我來幫助您?」不料,病人看了我一下,問:「牧師與神父相同嗎?」我說:「牧師的職責就是傾聽,並將您的困難帶到上帝那,一起幫助您!神父也是這樣,所以您到天主教堂有一角落,我們稱密室,有困難的人就在那裏告訴神父,神父會帶您一同禱告,給您一些啟示去解決問題。您請放心,把我當神父,我不會告訴別人。」她聽後想了一下說:「等我死後,牧師,您可以說,以告誡他人。」
接著,她指心臟說:「我這裡很難過,我這一生做了二十幾件壞事,如今一直在指責我,眼睛一閉下就出現,十分痛苦。」我點下頭表示了解,請繼續說。她說:「那從最大的說,我原本的職業是檢驗師,工作室內有一位同事,與我相處不好,我非常氣她,有一天趁她走開時,我將不好的細菌抹在她的飲水杯上」我嚇一跳問:「有造成什麼後果?」她說:「拉好幾天肚子」
第二件:我鄰居是一位中國大陸撤退台灣的老兵,平常我有煮好吃的都會拿一些給這位孤單的老人,因此,頗得到信任。有一天,他拿著存款簿及圖章,請我保管,以防萬一有一天他病倒了,我可以代為提款付費。當我接下後,馬上去銀行,轉入自己的帳戶,成為我的財產。不過,他的後事我有為他簡單處理。病人講完第2件壞事後,我看她喘氣很急,就打斷她,說:「今天上帝有聽到,看到您的懺悔,我帶您一起禱告,祈求上帝赦免您所有的罪好嗎?」她已流淚滿面點頭說好。
我握著她的手禱告:「宇宙萬物的創造主,也是創造我們生命的主,此刻¡¡姊妹向祢告白、認罪、祢都聽見了,這些我已知或未知的過錯、虧欠積壓在¡¡姊妹的內心很久,壓得她十分痛苦難當。如今她不只肉體承受病痛、內心的罪責更重重壓傷她,我相信她是真心的悔改,可以坦然無懼的來到祢施恩寶座前,就如聖經中彌迦書7章8節:『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是的,主耶穌十字架上所流的寶血要洗淨¡¡姊妹的污穢,赦免她所有的罪過。從今天此刻起,她不再為罪惡綑綁。她得釋放、自由了。因為主耶穌基督的寶血已為她洗淨一切的罪。她成為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禱告,阿們。」她也跟我一起說阿們。
那一天晚上開始直到回天家,不再哼唉了,好奇的護理人員問我為何?我笑笑回答,因為上帝與她同在了。
約翰壹書1章9節:「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這位病人所需要的是除去罪咎重擔,而創造她的上主,有權柄去除被造者的苦痛。禱告是寬恕的語言,顯出上主的慈愛,被造者─病人因此得平安。
許多熟與不熟的朋友,知道我在安寧緩和病房服務二、三十年,都會好奇地問我:陳牧師,您送別這麼多末期病人離去,有沒有人活過來?有,當然有,那位活過來的病人,不,她已不是病人了,她就住在我住家那同棟大樓。每次我們在電梯相遇是倒垃圾的時段,她叫我一聲牧師,我也回她一聲:「師母」(她先生是牧師)。不知情的鄰居都用驚訝的眼神望過來。她就是以下的例子:

  例五:女,32歲,腸癌末期,職業婦女。家人:先生,也是牧師,一位女兒。病人被送入安寧中心,是腸子一節一節的壞死、阻塞、化學藥物失效,進住安寧做症狀控制。
之前我與她的先生早已認識,因為他常常揹著一把吉他,帶教會的一群姊妹到安寧病房,一床床的問病人想聽什麼詩歌呢?是病房的志工已多年了。他非常了解病人及家屬的「輕、重」我也從這群姊妹中得知,他之所以全時間投入福音工作,有大部分原因是與上帝打了契約,求上主醫治太太的病。成為牧師之前曾是補習班的班主任。口才好、又熱誠,那時安寧病人、家屬有多人因大受感動而信主。
太太入住安寧病房,他自然陪伴在側,每天提著煮好的番茄雞湯來給師母補充體力。有一天我走進病房,聽見廁所內傳來師母(病人)的歌聲。我喜出望外問坐在床邊的牧師:「師母今天腸子通了?」牧師回答:「沒有啦,她用讚美代替哀哭,來宣告主必得勝的信心!」此時的我真的佩服得五體投地。因為我看見,並見證這「信心」!
後來她的主治醫師,誠懇告知她可以去其他有名醫學中心,或尋求另類療法。但病人(師母)與先生(牧師)商量好,拿藥回家療養,有狀況再入院。就這樣,一愰近十年,女兒也考入大學。
前天我們又在電梯相遇,她笑咪咪說:「牧師,您看來喜樂又平安!」我:「師母,我是向您學習的,『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啦!」然後我們一起大聲笑開了。
我特別舉這例子,是使我自省,在上主沒有不可能,歷史上描述各各他山所發生的奇蹟,是耳聞、閱讀,但如今卻讓我親眼見到:這必朽壞的身體,都能復生,必死的身體變成不死。生病的哀痛可以用讚美代替,這樣的力量真是奇妙。

  結論:彼得後書1:3「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
當「病敵」攻打我們必朽壞的身體時,恐懼、憂傷的靈迫使我們去面對死亡時,是什麼力量使我們可以迎敵?
彌迦書6:8「世人哪,上主已經指示我們什麼是善。祂要求我們的是: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
基督信仰的靈性關懷者不止於幫助有基督信仰者,因所信的創造主將引導這群助人者可以更有智慧地幫助他宗教或無宗教信仰者。
反之,靈性關懷者隨時也在學習:從病人或家屬的語言、行為獲得學習。助人者,也是受助者。


訪客人數:11人 瀏覽人數:15047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