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心靈交織臨床應用(上)

陳明麗 牧師
和信致癌中心醫院


 序:「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彌迦書7:8

 加拿大某醫院的身心科研究團隊指出:晚期病人有憂鬱症及失志症佔25%(2011年)
 面對死亡的焦慮有45%,大部分是患有肺癌病人(2021年)
 這些統計幫助我們證實:將近一半末期病人需要幫助,這些幫助除了醫藥控制,更需要是一種「平安」。是來自心靈深處的平安,誰去幫助這些末期病人得到平安?
 人裡面的靈,誰能探討知道?在我服事末期病人卅幾年的經歷中深刻體驗:在 神的智慧指引下才能顯明那隱藏在人內心的奧秘,正如哥林多前書2:11-12「1除了在人裡頭的靈,誰知道人的事;像這樣,除了 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 神的事。2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 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 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
  接續的我以臨床的實例,談到靈性關懷。
本論:一般身心科的心理治療方法:如何鼓勵這些灰心沮喪的病人?
方法:溝通對話建立關係,情緒支持面對適切的問題,協助發現意義提升價值。用意義治療法提出生命的意義(The Meaning of Life)在基督信仰中很清楚指出耶穌基督是意義的源頭,換言之當我們在協助末期病人,在不可避免之苦難層面上,不止於存在中有愛,以剩餘時光表達這份愛,更要指出那永恆的道路及平安。那是轉向勇敢,面對死別,此刻我再強調:上主的靈在關顧者與受關顧者中運行,你我是謙卑的幫助者。

  例一:男:30歲,單身,肝癌,骨盆腔轉移,無法下床,2位姊姊是主要照顧者,症狀控制,住在安寧緩和專區。那天我走進他的病房,看見病人坐在床上,並架上床桌在幾張舊報紙上摺「飛機」,我的靈被起動了,告訴病人:我有一些色紙可送你手做、摺各種想摺的東西!病人笑一笑說:好啊,謝謝陳牧師。於是我走出病房,馬上找社工師茹芳,問她色紙還有嗎?不久我在會談室她拿了二疊色紙交給我,我拿著色紙又走入病房,高興地交給這位病人,並說:您可用這些摺,會比用報紙美多了。他說:謝謝牧師,我就告辭走出病房。
  下次我探訪他,他把摺好擺在床桌上的大小不同各色摺好的青蛙大約有6隻,指著它們說:「牧師,這些要送給您。並指其中一只說:它下半部沒打摺,跳不起來,因為它病了,走不動了。」
  我一聽,心中有明白,他透過這隻沒打摺的「病蛙」表達內心某些遺憾……於是我把椅子移到他的床邊坐下來,說:「ÎÎ兄弟,您很聰明,摺這隻沒腳的青蛙。告訴我,這些疾病是如何影響您的生活!您覺得很痛苦,無奈,不知還要熬多久?」
病人聽了,眼眶紅了,「我很無奈這樣的日子還有多久?我的姊姊們都被我拖累了。」
院牧回應:「您的沮喪,就像我們基督教說的身上背負沉重的十字架,十分沉重,走不下去了,誰能了解?」
病人:「我姊她說請我放心養病,她會一直陪我。我也告訴自己盡量不去想未來的事,所以我想還有什麼我可以做的。」
院牧:「對了,摺紙也是您可做的,還有許多您可做的,例如.寫些感謝的小卡片感謝父母、感謝周邊關心、照顧您姊姊、醫護人員等…趁自己可說、可寫、可做的時候完成它,就不遺憾了。」
這位病人很盡力去做,我們也把他對護理人員的感謝卡貼在牆上鼓勵辛苦工作的臨終照顧者。這位病人需要被認同,確定自己這一階段生命方向與意義。
接著我主動告訴他,有一位在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時被屠殺的哲學家與神學家潘霍華殉道前交代說:「這就是終局,但在我卻是生命的開始。」
病人聽了:「太偉大了,死就死了,還有開始?」
院牧:「每個人面對死亡都害怕,因為不知會被閻羅王下到地獄或…,基督教信仰是在結局之處(死)尋找新的開始。所以我們現在都在追求開始,不是結局。所謂開始就是永生之盼望啦。我們知道那一天來就順服,帶希望回天上的家鄉。」
病人:「可惜,我沒信基督教,但沒做什麼壞事,應不會下地獄。可能是投胎,做人或做其他動物吧?」
院牧:「您想您會投胎再做人一次?」
病人:「對,如果做人,當然要保養好自己,不要像現在這樣,太痛苦了。」
院牧:「人生在世很短暫,總會『生老病死』我較喜歡去天上享福,不要再來世上一次喔!」
病人:「我是來不及了,無法不照父母傳給我的信仰。等來生吧!」
院牧:「好喔!有希望呢!」
這位病人不久後離世了。但給我一項很大的啟發:靈性關懷看似被造者與被造者之間的互動。但實際上是創造者、被造者及創造(摺紙)的同行。


 
  例二:記得那段我在北卡大學醫院接受一整年的高級C.P.E.訓練,每天病房探訪及輪值夜(On Call),期中時督導(也是院牧部主任)要隨我臨床看我指定的病人,我特別指定一位七十幾歲的肺癌末期病人,陪伴他的是七十幾歲的太太,宗教信仰:無神論。
每次我進入病房,太太知道我是院牧,幾次交談後知道夫婦是遠從德國移民美國,2位兒女都在別州工作無法照顧父母。肺癌末期的病人很喘,需要24小時帶著氧氣面罩,一天比一天虛弱,有一次我忍不住了,對太太說:「讓我為他禱告,求上主憐憫,讓您先生身體舒適一些,不要那麼喘,好嗎?」
太太:「對不起,我們是無神論者。」拒絕了,實在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好說:「好吧,如果先生很不舒服,您就請醫護人員協助。那我會再來陪您,我出去了。」太太送我到門口,那雙無助又抱歉的眼神,使我很心疼。
藉此機會,我要看看督導如何幫助這「無助」的病人家屬。
督導隨我進入病房,我向家屬(太太)介紹雙方。只見主任也沒說什麼,就展開雙臂給她一個擁抱,太太在主任懷中淚水直流,之後,主任鬆開雙手,找個位置坐下,關心病人病情,及太太生活上的細節,也沒談信仰,最後就請這位太太多保重。我看到太太似乎感受到極大的安慰,臉上沒了那份惶恐,甚至可說平安。透過督導的「示範」我領悟到:「語言發展的路線有更高層次展現,那就是由上主領受的智慧來表達,對受苦者的關心,非語言的肢體接觸,也是應用上主祂創造的我來表達,例如.手握病人或家屬的手,無言中的關心、祝福、憐憫…。那片刻平安就來臨了。沮喪、憂愁,因有人知道、了解。溫暖的擁抱呈現是愛的同在。」
 
  例三:男:65歲,肝癌、肺、骨頭轉移。家人:妻、2位女兒。宗教:基督教。第2次我走進他的病床邊,一回生二回熟,果然病人看到我進入,就指一旁的椅子請我坐下,肺轉移導致喘氣,有配上氧氣幫助,院牧問候:「ÎÎ弟兄,您的骨頭還痛嗎?」
病人:「有止痛藥幫忙減少一些,但腹部腫脹增加,牧師,我可以向上帝求祂早點接我去?」
院牧:「這些病痛不知何時結束,只有我們的上帝知道,聖經也說除了上主沒人對人的生命可主宰,上主知道您得病,給您一些時間,雖有苦痛,但也給您忍耐,在這不多的時間,想想還有那些事要把握快做,就去做。」
病人:「我的後事都交代、安排了,還有什麼可做?」
院牧:「您向您最愛的妻、女說感謝?您向所有關心您的弟兄姊妹好好告別了?還有您所信的上主如何照顧您的家庭,也曾向祂感恩?或是懇求祂赦免您對祂的抱怨?」
病人:「牧師,謝謝您提醒,這些最親的親人,我都沒開口感謝,雖然我心中一萬次感謝她們耐心照顧我。我更感謝上帝賜我妻女,在病痛中只想到我自己快走,免得拖累她們。」
院牧:「其實,我們每個人求死、求生,上主都給我們自由,但不論生、死,上主有主權,因為祂是創造主,我們是被造者。」
病人:「牧師,我可以求上主給我一些時間做道別、道謝、道歉。」
院牧:「我與您一起禱告祈求好嗎?」
病人:「太好了,謝謝牧師。」
  末期病人,身、心、靈的煎熬是重擔,走不下去是常情,一位有信仰的信徒,他唯一想到的是既然必死,不知能向這位他所信仰的上帝求受苦日子減少,早一點去天上家鄉。熟不知他可求,但上主的意思一向大過人的意念。而祂會藉著院牧人員為媒介,回應這位祈求者。
  靈性是人性的根本,是創造主創造的一部分,這一部分就是我在「序」所提的哥林多前書2:11-12已告知。人靈性的痛苦,包含罪咎感、無意義、絕望、恐懼、疏離感等外在表達,及內在折磨,在臨床上是靈性關顧者責無旁貸。也就是恢復『天、人物、我』的和諧關係。
 


訪客人數:19人 瀏覽人數:15045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