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為什麼對心理腫瘤的照護有興趣


莊永毓醫師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身心科主治醫師


  從事臨床心理腫瘤服務已經超過20個年頭,作為一位精神科醫師,這是與大部分的同業不一樣的領域。一開始只是因為負責精神科的會診服務,癌症病人大概只佔所有精神科照會的1/5,大多是因為譫妄而會診,病人的精神狀況能夠進行較深入會談的並不多。即使後來也參與安寧病房的團隊,但是病人多半已經到了生命末期,常常今天看了,兩三天後就過世了。所以一開始我也沒有對癌症病人的心理照顧有特別的興趣。 

  有兩位病人對我的影響很深,一位是血液方面的癌症,剛打完離婚官司爭取到孩子的監護權的她,正想好好帶著孩子開始新的生活,沒想到卻罹患了癌症,實在無法接受老天爺為何對她這麼不公平。她主動要求看精神科醫師,第一次會談完她也希望我們可以有固定的會談時間。幾次的化療療程雖然有副作用可是還算順利,原本已經安排近期出院,她也規畫回老家好好休養身體。但是就在出院前,意識突然改變送進加護病房,原來是大面積的腦出血。剛開始還可以筆談,寫道「為了孩子會勇敢堅持的奮鬥下去」,可是幾天後就昏迷了,從此再也沒有醒來。還記得她的媽媽帶著年幼的孩子,在加護病房外哭得死去活來的樣子。

  另一位是由其他同事介紹到我的門診,病人剛經歷完乳癌的手術加化療放療,病人說她一直睡不著不是因為癌症,而是因為確診癌症前,她剛發現先生有外遇。因為先生在癌症治療過程中非常照顧她,也答應與外遇的對象分手,所以她決定原諒先生重新開始,不過夜深人靜時,還是忘不了被背叛的錐心之痛。一年半後她復發了,而且轉移到骨頭、肝及腦。還記得她在我門診泣不成聲,她自己有醫護背景,知到預後不好;她其實也知道,先生與外遇對象仍然藕斷絲連。經過再次的化療失敗之後,最後她決定接受居家安寧照護,這樣她才有時間多陪陪孩子。她也告訴先生,她走了之後就與外遇對象結婚吧,不要耽誤人家,但是要好好善待孩子。最後離開診間前,她說想抱抱我,感謝我二年來的陪伴。我還記得我的身體有多僵硬,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忍住眼淚。

  雖然癌症不一定是絕症,但對病人來說就是生死交關。有時我會問自己,為什麼對心理腫瘤的照護有興趣,或許就像前面這兩位病人,面對死亡的威脅,會觸動最真實的感情,不再有遊戲,那些愛恨情仇都是那麼真實。或許我就是珍惜這些真實的情感交流吧。





訪客人數:10人 瀏覽人數:150464人